梓煜-女神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但我仍在朝你跋涉。

Kissing the Fire(1)【泉真】

※某上市公司部长泉x酒吧主唱真
 
※让我做个双向暗恋的大甜饼出来

※ooc慎入
 
※差不多能够换回正常文风了
 
 
 
【一】
 
受副热带高气压带控制,洛杉矶的夏天鲜少下雨。
 
濑名泉并不喜欢洛杉矶的夏天。他觉得这就像中国人所说的月满则亏,夏天的洛杉矶热情得过了头,以至于人们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懈怠状态,即使没有他人的宽慰,仅靠阳光就足以温暖自身。
 
所以夏天的洛杉矶也不适合谈恋爱,毕竟在这个季节里与拥抱、亲吻相勾连的并非只有爱意,还有黏腻的汗水。
 
接下来长达半个月的假期大概是冗长且无趣的,他本来早定好了飞佛罗里达的机票,结果却因为当地有飓风登陆机场全部关闭而泡了汤,只能滞留在这座“月满则亏”的城市。
 
他突然想起离他家不远处的那家酒吧,装潢不好不坏,酒水的价格不高不低,一切都规中规矩到毫无特色。有时间时他会去喝上一杯,坐在一群酒鬼中安静地听酒吧的主唱唱上一首上世纪的蓝调情歌。
 
或许我可以去喝一杯,濑名泉想。为他无趣的假期和洛杉矶过盛的阳光。
 
推开酒吧的门时里面没什么人。濑名泉随意找了个位置,要了一杯长岛冰茶,状若漫不经心地扫过酒吧里寥寥无几的人的面容,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坐在吧台边的那个金发青年身上。
 
这个酒吧的主唱。
 
他第一次走进这家酒吧是在某个傍晚,金发的青年坐在一把高脚椅上抱着他的吉他,唱Chet Baker的《I Fall In Love To Easily》。昏暗的灯光将他的面容模糊得暧昧不清,干净的声线里有一种慵懒的味道。
 
当青年的身影落入濑名泉眼底的那一瞬,便不可抑制地燃烧起来,透过视网膜在他的心里烙下一帧灼热且层次分明的剪影。
 
从此《I Fall In Love To Easily》在他的歌单里单曲循环,他成了这家酒吧的常客。
 
濑名泉看着他端起吧台上那杯加了半杯冰的橘子汽水喝了一口,空气触及杯壁凝出一层细密的水珠,滑入他的掌心。
 
青年放下了杯子,继续整理他的乐谱。光霭挣脱窗柩的桎梏流淌而入,投下的阴影凝成墨绿色的汁液染上他的身影,璀璨的金发遮掩下是一张敏感不安的脸,纤长的睫羽在白皙的皮肤上投下一道美好的阴影。有浮光在他的肩头跳跃,成为这个色彩凋敝世界中的唯一明丽。
  
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青年突然抬起了眸。
 
濑名泉觉得自己仿佛在人间看到了天使。
 
那是一双太过漂亮的眼睛,清澈的碧绿色瞳中,仿佛闪耀着整个春天。
 
TBC.
 

昨天听三次元友人弹吉他时来的灵感,完全没想到「City」系列的第四篇文会给泉真,还是个长篇……
 
有小天使和我聊天吗?【笑】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