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煜-女神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但我仍在朝你跋涉。

一颗南半球看不到的星辰【英敬英】

答应了列表姑娘的文,我觉得大概是英敬英无差……希望各位食用愉快w
 
ooc慎入!
 
 

 
在知道天祥院英智又一次逃院后,莲巳敬人并没有表现得特别惊讶,只是示意自己的助理可以先下去了。
 
大概是已经习惯了。
 
近来三个月天祥院英智意外地听话,没有倒掉营养餐没有随意出医院没有和日日树涉一起把医院闹个天翻地覆。这让莲巳敬人觉得不太正常,毕竟他对自己青梅竹马的不省心深有体会,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的就是天祥院英智。
 
现在知道他逃院后倒莫名其妙地放下了心,只是又得在自己的工作计划中加上“找天祥院英智”一条,这让莲巳敬人觉得有些头疼。他心下思附以后买胃药的时候还得记得买缓解头疼的分散片。
 
事实上天祥院英智也不是没有说过“敬人不需要为我做这么多”之类的话,但都被他一张冷脸堵了回去。不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还是他与生俱来的责任感都无法让他答应对方的请求。
 
或许还有其它他没察觉到的更为隐晦的感情。
 
去查一下他的出入境信息吧。莲巳敬人想,叹了口气。
 
毕竟说出“我死后一定要由你超度”这样的话的人,是不可能能够轻易放下的。
 

 
打开门看到莲巳敬人时天祥院英智睁大了眼睛。
 
他知道莲巳敬人迟早会找到他,毕竟他的银行卡和莲巳敬人的手机绑定了,一旦使用银行卡所有相关信息都会被发送到对方的手机上。
 
他只是没想到他能那么快找到他而已。
 
可惜涉费尽心思帮忙买到的机票了。天祥院英智想,而后把嘴里的糕点咽了下去:“敬人要吃旱金莲做的糕点吗?很好吃哦。”
 
换来的是莲巳敬人一脸“你要么闭嘴和我走要么就准备听我的说教”的表情。
 
“英智,和我回去。”面前的人没什么表情,镜框在灯光下反射出金属的冷光。但天祥院英智知道,此时他的满腔怒火里一定有着对自己的关心。
 
“不,墨尔本的阳光那么好,我想多待几天。”他大概能想象到自己青梅竹马接下来的一大串说教了。
 
“你刚做完手术还没一个月就逃院,本来身体就弱经不起折腾你是想让病情再加深吗?”果不其然,面前的青年皱起眉,开始了他的说教,“我希望我没有帮你做法事的机会但你这是在创造机会吗?”
 
“可是敬人,”天祥院英智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语气里是罕有的认真,墨尔本温暖的阳光温柔地在他身上覆了一圈,“一辈子待在医院里的话,就算是活着也很无趣吧?”
 
他看着被哽住的友人,继续说:“我清楚自己的身体,有不适感的话我会随时给你打电话。如果你还不放心的话,大可留下来。”
 
他料定了敬人不会留下来,毕竟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处理,以敬人的性子是绝不可能坐视不理的。
 
“好。”莲巳敬人推了推眼睛,“出门和我打电话,或者你敲对面632的房门也可以。”
 
等等……这个怎么和设想中的场景无法吻合啊?
 
英智默默将目光下移,看见了敬人左手拉着的行李箱。
 
他……好像把自己给坑进去了呢……
 
 
TBC.
 
 

第一次写英敬不是很能把握两个人的性格【作为一个副会吹我真的很愧疚……】不足之处还望各位指出。
 
顺便说一下,那颗南半球看不到的星星是北极星。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