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煜-女神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但我仍在朝你跋涉。

《我俩没有明天》【一】

※cp:死柄木弔x绿谷出久
 
※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背景
 
※没有文笔文风丧病
 
※人物属于小英雄,破天际的ooc属于我
 
以上
 
 

 
很久以后死柄木弔再回想起这一天仍会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但与之矛盾的是如果时间能如电影倒带般重来一次,他知道他还是会走进那间酒吧,遇见那个不该遇见的人。
 
这是一九二九年被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席卷的后的美国,短短数月内全国的自杀率不知道增长了多少个百分点,靠超前消费堆彻出的虚假繁荣如雪球般越滚越大,以雪崩之势摧毁了整个国家经济,并不可抑制地向全球扩散。
 
那时他还叫志村转弧,没干出什么杀人越货的事,案底也算清白,甚至对这个矛盾而又虚伪的世界抱有莫名其妙的希望,妄图与其和解。
 
遵循的生命轨迹和后来的死柄木弔几乎背道而驰。
 
他在走进那家酒吧前目睹了三起跳楼事件,其中两起以自杀者以头抢地当场死亡而告终,另外一起的自杀者不偏不倚正好跳到了一棵树上没死成,准备再来一次。由此可见现如今不受经济危机影响还生意兴隆蒸蒸日上的唯有丧葬产业。
 
在那家叫“Allmight”的酒吧前站定不为其它,他只是单纯走不动了而已。虽说没有做出足够把自己送进监狱的事,但加入帮派并且参与街头斗殴却是不争的事实-----刚刚被刺伤的肩胛正在汩汩地往外渗着血。
 
他坐下后过了将近一刻钟,那个坐在吧台边擦拭玻璃杯的酒保大概是发现了他,终于抬起了头。
 
“欢迎光临,先生。请问您要点什么?”他身处吧台与酒柜围起的三角形阴影地带,志村转弧只能看到那一头乱糟糟的墨绿色头发。
 
“随便什么酒。”他需要酒精让自己清醒起来,酒水的味道倒是次要的。
 
那个酒保一条腿勾着凳子,转身去取酒柜上的酒。顺着他的手臂看去,志村转弧发现酒柜里的就已经所剩无几。现在能够取悦人们的除了一了百了的自杀外只有酒精和犯罪。

“只剩杜松子酒了。”酒保拿着酒瓶从高脚木凳上跳下,顺手从吧台里拎出了一个箱子。他走到他面前,志村转弧这才发现他比他预想的还要更加年轻,那双葱翠的眼睛里甚至还有几分尚未褪去的稚气。

啊……这样的人可是很难在现在的社会上活下去呢……他看着那个酒保,却不打算说什么。善意的提醒他从来都说不出口,他不犯罪并不代表他是个好人。

从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酒保将酒和箱子一起放在了桌上:“最好先处理一下伤口吧。你……可能不太需要我的帮助。”

看出来了……吗?

他像是没有听到对方的忠告,撑着自己的下巴,目光随着对方的背影游移,微微眯起的血色双瞳让他看起来像是盯上了猎物的捕食者。

酒保坐回了他原来的位置继续擦杯子,仿佛没有感觉到对方几近放肆的打量。

“怎么发现的?”

绿色头发的少年专心致志地擦拭着手中的杯子:“血腥味太重了。”

“哦还有,我们这儿不提供丧葬一条龙服务……你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吧,失血过多会很危险。如果要帮忙的话,我可以帮你。”

担心着别人吗?志村转弧嗤笑了一声,拧开了杜松子酒的瓶盖,酒液灌进嘴里刺激咽喉令他咳嗽起来。

还真是廉价而又盲目的善良。他想,却如所有趋光的动物般,不自觉地感到温暖。

志村转弧不知道自己日后会成为和开膛手杰克相提并论的人,也不知道他贪恋的这一点温暖足以使他丧命。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荒谬的一次相遇,未来的正义之星为未来臭名昭著的通缉犯挣出了一道光。即使那光稀薄的像是淅淅沥沥的雨,仿佛一触即散,却足以照亮死柄木弔黑暗的世界。

从此他的肉体与灵魂分崩离析,向往着光却又妄图让光明沾染上黑暗。那个人的话既是救赎又如镣铐,锁进他的骨血,让他动弹不得,就此沉溺。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经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TBC.
 

我一直以为我第一篇小英雄相关的同人会给轰出,结果给了死出啊……其实我至今不知道我是怎么入的死出股,世界真是奇妙……
 
其实一开始写这篇文是三次元友人对我说:“我想看你写一个没有道德观的黑暗故事。”
 
我:……我不会耶……
 
文章灵感来源于电影《雌雄大盗》和邦妮写的那首叫《邦妮和克莱德的故事》的长诗,到底是喜欢(……)那个“一对亡命鸳鸯被乱枪打死,曝尸街头”的结局,于是就有了这篇黑暗公路(?)文。【当然我并不准备让他们两个曝尸街头嗯】上历史课的时候且脑补完了全文,被后期文里死柄木对出久说“你准备好和我一起亡命天涯了吗?”的剧情戳得死去活来,于是就决定把这篇文写出来。
 
因为是高三党,所以稿子一般会堆到一起等有时间了再发上来,所以一天完结两篇文和两个月不更文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请谅解。
 
感谢读完这篇文的你,如果能够得到你们的喜欢那再好不过了w
 
话唠的我欢迎你们来找我聊天!!!【喂】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