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煜-女神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但我仍在朝你跋涉。

《Blood Flower》【片段】(双yuri)

【片段预览】

冰冷的匕首与地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对方的太阳穴。
 
勇利跪坐在地上,血液顺着伤口往下滑,他觉得自己将在此腐朽,变成一滩烂泥,一堆白骨。枪口那头传来催命的死亡之音“凋亡还是坏死,你选一样吧。”
      
“我...,饶..恕...”嘶吼重灼的嗓子烧如含炭,剧烈的咳嗽撕裂了他的话语,鲜红的颜色漫过唇齿。他彼时垂着头,眼眸木讷,“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他用低哑的声音挣扎。阳光透过罅隙投射的暗影将他圈禁于这方寸之地,宛如八方箭矢暴雨即弦下,左右待灭的困兽。
 
“饶恕?”尤里轻佻的捡起布满铁锈的匕首,划开手掌,鲜血是那样温暖,“我饶恕你,当然饶恕你,所以我给你选择的权利。”
 
他将手掌递出,伤口与伤口重合,鲜血交融,曼妙无比,艳色晕花了眼,狠狠握着对方的手腕,阴贽吞噬了清明“谎言,背叛,虚伪,我曾以为我可以信你。”
 
松了手,下一刻狠狠咬上面前人的唇,腥甜在口腔中弥漫,随即嫌恶的推开,“你该死。”
 
他继而掏出根烟,点燃,吐出一个个烟圈,仿佛要冲淡口腔中对方的气息:“啧,还真怀念那会儿一起上学的时候,可惜了。”
 
重新将枪口对准对方的眉心“时间不多了,该做出选择了,凋亡!还是坏死!”
 
周遭的空气仿佛凝结,片刻后勇利突然笑了起来,声音嘶哑如砂纸划过玻璃:“你有读过《指南针》吗?”
 
“我们都是两个鸦片吸食者,每个都在自己的云烟中,外界的什么也看不到。孤立着,永远不理解对方。*”
  
“尤拉奇卡。”不给对方一丝表达的时间,男人捋平了自己的袖口,琥珀色的眼瞳中的哀求尽数敛去,取而代之的是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温柔。
 
腹部伤口因为剧烈的运动崩裂开来,血色渗过衣料染红了他的军装。明明狼狈不堪,但他却是笑着的,胸口的徽章昭示着属于他的昔日荣光。
 
“开枪吧。”
 
 
【注:(带*号的句子)出自《指南针》】
  
 
※很早之前就想写的一个脑洞,尤里和勇利都是军人设定,但因为剧情以及使用的记述方式比较复杂所以就一直拖着……可以和《怜君何事到天涯》划为同一个类型的文,《Blood Flower》也走剧情。本来说《狄洛斯》完结之前我不会再放新文出来了,结果管不住自己想开坑的手orz
 
把做了大纲的文都丢出来一下吧……《Blood Flower》(尤勇)《怜君何事到天涯》(维勇)《威尼斯套房》(维勇)《拼凑的缪斯》(尤勇)《Kissing the fire》(尤勇)《戴奥辛》都是想开的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脑洞……
 
以及……有人愿意找我聊天吗?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