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煜-女神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但我仍在朝你跋涉。

《无自觉秀恩爱》(尤勇)

 
  ※一发完结※

于胜生勇利而言,失去了眼镜后他的视线就像是充斥着一片浓郁的雾霭,原本清晰可见的事物都会在霎时间模糊成影影绰绰的、只剩轮廓的不明物体。
 
此时他正坐在场边,膝盖上敷着的冰袋中溢出的冷气将他的关节冻得有些麻木了。
 
练习跳跃动作时摔倒对花样滑冰运动员而言是家常便饭,若不是磕伤的关节处肿胀得厉害会影响到训练,他绝对不会下场的。
 
不记得把眼镜戴上了……勇利这样想着,眯起眼睛竭力想使自己的视线清晰几分,却只是徒劳。
 
一旁正处于休息状态的金发青年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事实上尤里盯着他足足有五分钟了,因为知道对方看不清,尤里的目光比起往常要更加肆无忌惮些。
 
尤里一言不发地走向更衣室,选择性地忽视了落在自己身上的,属于米拉的揶揄目光。
 
不多时,他拿着那副曾被自己评价为“老土”的蓝框眼镜从更衣室走了出来,径直朝那个还在与自己的视力做着殊死搏斗的人走去。
 
勇利只觉得光线被挡住了,抬头正看见那个金发的俄罗斯青年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尤里?”
 
“我把你的眼镜拿来了。”说这话的同时他按住了对方按在冰袋上、妄图抬起的手,“你还想让膝盖肿得更厉害吗,猪?”
 
对方的脸在眼前逐渐放大,勇利愣愣地盯着那双清澈的碧色眼眸。青年的指尖掠过自己的脸庞,那是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触觉,带着轻微的痒意,辗转流向心底。
 
视线重回清明,勇利注意到对方的脸颊上染上了浅浅的绯红。
 
“怎么了尤里?”
 
“不关你的事。”青年甩下这样一句话就匆匆进入冰场,动作急促地像是要掩盖什么。
 
不远处围观了尤里帮勇利戴眼镜全过程的波波维奇有些诧异:“他这是……开窍了?”
 
“估计还没。”米拉正在把刚刚拍下的照片上传到Facebook上,她耸了耸肩。
 
“但我已经闻到恋爱的酸臭味了。”
 
 
 
※来自柚子太太 @bayoo 的“毫无自觉秀恩爱”梗,他们真的超超超可爱!【西子捧心状】
 
真的不来找我玩吗?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