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煜-女神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但我仍在朝你跋涉。

《烟熏妆》【尤勇】

※脑洞开大的产物
 
※论尤里为何要画烟熏妆
 
※官方都ooc了所以我放飞自我也就没关系了
 
 
深色的眼线在金发青年的眼角划开,与白皙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勇利也就是不明白了,尤里怎么会对烟熏妆之类的妆容如此痴迷,从他拿到大奖赛成年组的第一块金牌开始,他每年的表演滑都画了烟熏妆,顶着黑漆漆的眼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天天修仙呢。
 
这完全不适合他。勇利这样想着,在对方的眼尾绘上繁杂的花纹。这些花纹像是招魂幡上涂抹的符咒,处处透露着一种诡异的美感。今年的尤里终于放弃了烟熏妆,但他似乎准备将这种哥特式的风格继续到底。
 
勇利换上眉笔,因为距离过近他可以看到青年轻振的睫羽,像是蝴蝶的翅膀。他简直是无法理解面前俄罗斯人的审美,虎头卫衣也就罢了这种中二病到极致的烟熏妆是被波波给传染了吗?人家波波失恋了睡不着用烟熏妆遮遮黑眼圈还情有可原,你吃得好睡得好天天晚上还有精力折腾我为什么还要画烟熏妆啊。
 
“尤里,”面前的人闻声睁开眼睛,目光紧紧地锁在他身上,吓得他手一抖差点把眉毛给画歪了,“为什么你每次表演滑都要画烟熏妆呢?”
 
明明不适合你。
 
尤里轻哼一声闭上眼睛,抬手抚上了东方人柔软的发,没有衣料的遮掩手腕处的那一圈“Katsuki·Yuri”无比显眼。
 
自从三年前被媒体拍到两人同居时尤里就直接公开了两人的关系,在俄罗斯的冰上老虎看来这没必要遮掩,反倒是勇利看到SNS上Yuri Angel刷出来的一片“如果可以的话请早生贵子”觉得无比头疼。
 
勇利收起眉笔,几乎是在同一瞬尤里睁开了眼,环住了他的脖颈。
 
他低下头,唇几乎是要吻上对方的耳垂。
 
“因为前一天晚上我没睡着。”所以第二天为了遮去黑眼圈才画上了烟熏妆。
 
“哈?”勇利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尤里没有说话,咬上了对方的脖颈,如同吸血鬼一般。他在东方人白皙的肌肤上吮出了艳色的吻痕,像是无声地在昭示所有权。
 
他才不会告诉面前的人十五岁的自己是因为知道了他和维克托将在表演滑上滑双人滑后才辗转反侧一宿没睡。
 
尤里抬起头,指腹摩挲着烙在东方人脖颈间的吻痕。他眯起眼睛,像是发现猎物的猎人。
 
“去年你说不愿文纹身,我可以理解。但是总不能只让我一个人纹吧?”
 
唇边绽开一丝略有恶劣意味的笑,他继续道。
 
“所以只能我帮你纹上一个了,可惜这个纹身持久性不长,得天天加持才行。”
 
 
 
※自行脑补的尤里画烟熏妆的原因,我好想走色气风啊…… @晚晚  @泠陈   @bayoo
 

评论(28)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