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煜-女神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但我仍在朝你跋涉。

《富士山下》【尤勇】

※自我满足的产物
 
※某种意义上对尤勇这对cp的剖析
  
※阅读推荐BGM《BLUE》------Troye Sivan
  
  
我踏上你曾走过的路途,寻找你我之间迷失的过往。
 
 

 
尤里·普利赛提宣布退役时二十五岁,正好是他获得世锦赛五连冠的那年。
 
他的职业生涯比起他的两位师兄------波波维奇和维克托,要短上不少,以至于雅可夫在知道他的决定后就差没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了。
 
“我有点累了。”他这样说,以一种平静的语气。这与发布会上说出“因为没有人可以成为我的对手,比赛完全没有意义”的嚣张冰上老虎几乎判若两人。
 
他今年二十五岁,不再是十年前那个口无遮拦的少年。匆匆而过的岁月拉长了他的骨骼,增加了他的肌肉,也在他的身躯上添上了不少伤痕。但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比如普利赛提与生俱来的口不对心。
 
退役后他有了更多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白昼节前后他经常在凌晨出门,去涅瓦河畔等一轮零点的太阳。这令他想起挺久以前那个日本选手还在时,和对方一起看过的、唯一一个日出。
 
自然的美丽有时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就像太阳跃出水面时刹那间惊醒的天空,虚化的色彩由光源向四周晕开,间色和再间色糅合在了一块,即使只是瞬间的光影,强烈的明暗对比也让人移不开眼。
 
而尤里不会为此停伫,他和古典还有绘画向来八字不合,但他喜欢这种温吞的阳光。等到太阳完全升起的照耀这片北地时,他会在阿芙乐尔号前止步,像是算好了时间。
 
他看着那艘停泊了近一个世纪的战舰,偶尔会将它与过去了历史勾连起来。被叫做圣彼得堡前这座城市是列宁格勒,再往前点就是彼得格勒了。它的身份不断分崩离析,却又在自我否定与自我治愈中不断自我拯救。
 
尤里的历史学得算不上好,但他对苏德战争意外的很清楚。盘踞在北方的大国,生于冰雪中的民族,每一个斯拉夫人都是命中注定的战士,一生为荣光而战。
 
他总是对带着英雄主义情节的事物有强烈的情感,也难怪奥塔别克说他“像个战士”。当然,这种情结也仅局限在冰场上。
 
至于其他方面,那就是个难以言说且冗长的故事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九月中旬,某次他洗完澡后抱着他的暹罗猫坐在床沿,眼角的余光瞥见了挂在墙上的地图。
 
那张地图上还留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画出的记号笔痕迹,笔迹有些褪色了,但依旧凌厉地割开了亚欧大陆,跨越了大半个地球。
 
尤里盯着那些被他刻意遗忘的笔迹,抿紧了唇,连猫从他的怀里跳出都没察觉到。
 
然后他定下了一张飞往巴塞罗那的机票。
 
很久以后他回想起这件事觉得这个情节烂俗的就像米拉看的三流言情小说,毫无逻辑可言。
 
所以他自然不会承认这种没逻辑的事他很早以前就想做了。
 
去他妈的。
 
 
TBC.
  
  
※本来是可以发整篇文章的前半部分上来的,结果我们要上晚自习【_(:3」Z)_】所以我发后文中我最喜欢的一段作为补偿好了……
  
 
 
【 季光虹走了几步,犹豫了一会,还是转身叫住了往反方向走的尤里:“普利赛提。”
 
“嗯?”
 
“有些话,我可能不该说,”他顿了顿,最后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如果你仍旧喜欢着他,有机会的话,就去告白吧。”
 
随之而来的是一片令人压抑的沉默,尤里的心“咯”地沉了一下。他无意识地蹙起了眉,不明白这个相处没多久的人是怎么看出来的。
 
他明明藏得那样好,这个东方人是会读心术的妖怪吗?
 
“……为什么?”
 
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着他。
 
“因为,”东方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唇边牵出一丝笑,“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
 
你看杂志时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看到合影时霎时温软开的眼角眉梢,站在他曾经站过的冰场上时的失神……
 
藏不住的,当你爱着一个人时,这些东西都是藏不住的。只要不经意间的一句话或一个动作,就会将你出卖得彻底。】
  
  
嗯,下次更文就要等到六月底我考完回来了,我保证之后所有的文都是HE。
 
以及我有点想写“他身边的人来来去去,都不过是为了隐藏内心深处唯一的爱人”这个梗……但是我懒……【躺】
 
感觉今天的自己高产如天使。【躺】
 
端午节快乐,各位:-) @晚晚  @bayoo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