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煜-女神不爱我我该怎么办

但我仍在朝你跋涉。

《脱,不准停》【尤勇】

 
※ooc严重
 
※尤里成年设定
 
※恋人关系设定
 
※官方都这样了我干脆就做得更过分一点好了
 
 
湿热的水汽在眼前攀升,像是某种暗自滋生的情愫。
 
不,或许应该说是情欲。胜生勇利这样想着,他觉得自己处于快被吃干抹尽的状态下还有心思想这种事也算是遇事冷静?
 
这如火车脱轨般的事态发展还得归结于几个月前的一个赌约,他和那个俄罗斯的金发少年以大奖赛冠军花落谁家设局,用答应对方的任何一个要求为赌注。后来回想起这一幕的胜生勇利只觉得自己是中了蛊------因为他当时并没有喝酒。至于尤里当时的表情他也不愿多作回想,毕竟那个把情绪都写在脸上的少年就差没说出“猪排饭要不要我去帮你找个神婆来跳大神驱驱邪?”这种话了。当然他也很清楚自己那年下的恋人是不会知道“跳大神”这种东方迷信的。
 
那场赌局最后是尤里赢了,俄罗斯的冰上老虎从来不负他的名号。而那之后的几个月两人都相安无事,仿佛那个赌约从未出现过。直至今天尤里推开了浴室的门。
 
于是事情如同一匹脱了缰野马,撒开蹄子朝某个诡异的方向奔腾而去。
 
还不带刹车。
 
对方俯下了身,勇利可以很轻松地将下巴搁在对方的肩头。一年前尤里的身高就已经超过了他,生长速度放缓也不过是近几个月的事,现在的尤里已经和维克托差不多高了。
 
他闭上眼睛,指尖覆上对方衬衣的扣子。于内敛的日本人而言,只穿着浴袍站在衣冠楚楚的恋人面前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而在知道尤里的要求是要他帮他脱下衣服时,这羞耻程度“噌噌噌”又不知上升了多少个百分点。
 
似乎是因为氤氲开的蒸腾热气,勇利觉得尤里身上的气息没有哪次像今天这样清晰过。对方发间的薄荷味洗发水香气与属于成年人的色香交织,酝酿成陌生的情欲扑面而来,将他迷得头晕目眩。
 
淋在身上的温水和铺洒在颈间的呼吸像是烈性的催情药,撩拨起沉寂的欲火。而尤里此时还往上浇了盆油------他吻上了他的耳垂,齿间的研磨宛如电击,酥麻之感霎时传遍全身。
 
带着侵略与占有意味的吻一句向下,在白皙的肌肤上吮出大片艳色的情咬痕迹,像是长谷津春季的落樱。
 
与此同时,尤里扯开了束于他腰间的束带。
 
“尤、尤里……”高涨的情欲潮水般拍打着他,漫过头顶将他淹没。沾染着欲望的声音喑哑而富有连本人也未曾察觉的挑逗性。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有多诱人。尤里这样想着,撩开了他的衣摆,指尖划过对方的尾椎。他笑得瘩气,像个十足的坏小子。
 
“把我的衣服脱掉,不准停。”
 
 
 
※反正官方都让尤里脱了我干脆就做得更过分一点好了,反正官方是爸爸掉一点我这样的粉也不会介意的hhh【我现在脾气上来了只想怼官方】
 
下次更新大概就是更《狄洛斯》了,不出意外我填完《狄洛斯》和《荒年》就出坑,毕竟官方和我八字不合我还是找一个和我八字相合的官方写文好了……
 
你们要的闻头发梗的甜饼w @晚晚  @bayoo
 
愚蠢的我不记得艾特阿陈了…… @泠陈

评论(29)

热度(135)